别奢望让风停下

我在至死之前一定要问你这一句。


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?

我们总有未竟的梦想,难以到达的彼岸,还没说出口的爱。

我曾经最害怕听这一首歌,听到它就会想到我人生最暗无天日的那段时光。

可我现在听着它,我想人生总该有一个方法走出去吧。

那一句:我都知道,我都知道啊,可是啊……听着多心酸,听着多不甘。

我终究还是要努力走出去,走出这个迷宫,这不会是死局。

我该怎么杀死他?

最后的救赎不应该是共沉沦。

我其实早明白的,爱一旦深了,终究会变质,或许让人变傻,或许让人变疯。

他不是什么我的小月亮,又或者什么我的维纳斯。他只是他自己,一个挺喜欢音乐,也挺有想法,趁着年轻去多闯一闯的人间体验家,一个正常的青年。

他没那么完美,不是阿佛狄洛忒,也不是纳克索斯,他有着凡人该有的七情六欲,又或者一切优点缺点。而这一切又让他闪光。

而我凭着我的自我感动,去疯狂爱他,去曲解,去升华,过分的爱意其实同恨已经没有区别了。因为我爱的已经不是他了,我爱的不过是自我幻想的臆想罢了。

五个月,在扭曲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所有清醒的准则都抛却一边,我爱的不是他,或者说爱他的已经不是我了。

而我终究知道的,

没人能将...

奈奈

我在等着,等着有一天我的奈奈也终将与我道别。

我没爱你那么深,我也做不到爱谁那么深,我只是偶尔造梦时也会想到如果每个人都要找到一个归宿,那么你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我懒得寻寻觅觅,我懒到直接将你看作最好。

也不过就是想找一个他们说的寻常的圆满。

我已经很久不会想到你了,我甚至可以连续忙一个月然后把你抛之脑后,连一句话都无心思去说。但我心里总有那么一丛火苗,它们叫嚣着遗憾,它们不断呼喊着为什么呢,为什么呢,为什么不可以呢?

明明这样投契,为什么不可以呢?

于是我去看我以前写的那些东西,我发现他们写的都像我和你,一语成谶这个我用了成百上千遍的词,也终究用在了我自己的身上。

卡在得当...

如果我人生会有一次主动,我希望会是你。

如果我人生还能有隐秘的暗恋,我希望也是你。

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最好的状态,或者往前一步更好,又或者退后一步才可以。

我不知道现在的情绪是什么,状态是什么。万事都难以寻求一个标准的定义。

世间情动,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,碎冰碰壁当啷响。

世间情动,不过是我一刹那想跟你有个结果的冲动,不过是想到美好愿景时也能笑出来的期冀,不过是我在现在就想到很久以后的担忧的无奈又敏感。

它们也许能实现,也许被我亲手埋起来,也许被现实打败,也许被你一句话吹散。或许甜蜜,或许苦涩,但我无知故无畏。

窗外的暴雨阑珊,淋不湿屋内的你,我是暴雨,你还是你。

我不算了然你...

【无题】

怎么说呢,这世界其实没有对错,你把全世界都按照一个框架固定起来,然后给他们安上你的三观,你觉得这个人全世界最完美,你觉得那个人渣的可怕,但其实说到底那也只是你个人的选择。

就像你不能说罗曼蒂克就一定比神经递质高贵,也不能说柏拉图就一定比荷尔蒙纯洁。也不过就是人体的一个器官进进出出的事儿,非把它定义的多神圣,何必呢?其实和我拔了一颗牙,或者翻掉一块指甲盖没区别。

我就是一个俗人,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,看谁都是他的表象,没什么旖旎滋味。心动的时候就躺在那喊两声爱死你了,心淡的时候看你也就是个过路人,说不定还越看越烦,之前的话就权当放屁。又不是什么几辈子的缘分,还需要我尽善尽孝。

追星如此,爱情...

【昕博】【RPS】流水记年

【零】

这是他们的故事,这是我们的故事。

流水账终有完结的一天,流水也终将汇入江河。

表面平静,内里暗涌,最终还是要缴械投降。

【一】

许昕蹲在厕所隔间的角落,驾轻就熟地从口袋里掏出根烟点燃,吞云吐雾。

国家队是不允许抽烟的,但这种规定对于这些半大小子来说,更像是一种诱惑,让他们非绞尽脑汁都想要来几口。

也不是烟的滋味多好,只是少年渴望长大成人的一个梦罢了。

【二】

方博推开厕所门的时候,许昕吓得差点把烟头吞进嗓子眼里。

方博自己也没反应过来,大半夜在这黑漆麻乌的地方突然撞着个人,脚下一滑,险些一头栽进坑里。

所幸许昕手快,一把揽住了他的腰,才没让一代乒乓新星的人生终结于...

【昕博】【AU】旧 音

【一】

我想给你唱一首歌,一首老歌,你还愿意听吗?

【二】

许昕是个不大安分的人。

纵使表面上再怎么谦和温驯,再怎么让人赞不绝口,心底里的不安分从来也没消失过。

少年的心性是如此,总觉得自己是个多了不起的人物。天排老大地老二,剩下世间万千,唯独老子行三。

坚信着哪怕天翻地覆,自个也能坐着诺亚方舟闯出个新世界来。

【三】

方博也是个不大安分的人。

一张嘴能把人气出心脏病,连着谈了三个女朋友无疾而终,分手时不约而同都让他以后练个自由搏击,要不然吃枣药丸。

身边狐朋狗友一圈,可也没几个人看出他其实敏感又彷徨,想要追求的东西太多,可前路又太坎坷。周围人的目光都是长枪短炮,愣把他轰的...

1 / 2

© oya | Powered by LOFTER